郭德纲的快乐你没法想象,纲丝最想看的老郭经典语录

爱生
预计阅读时长 28 分钟
位置: 首页 生活常识 正文

郭德纲在纲丝节表演的相声《纲丝一家亲》,艺术水平有多高?

郭德纲在纲丝节表演的相声《纲丝一家亲》,让大家十分喜欢,那么《纲丝一家亲》的艺术水平有多高呢,下面给大家具体的分析一下,朋友们参考:一、返璞归真的《纲丝一家亲》郭德纲发挥出色:《纲丝一家亲》这个相声看起来似乎就像是一个聊天,而不是相声,但是仔细的看起来,确实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相声,这是大家比较一致的感觉。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其实《纲丝一家亲》的表演,已经到了一种返璞归真的高度。

郭德纲几乎不需要刻意的表演,他反而非常的和缓,就像是说家常话一样跟大家交流,让我们看到一个艺术家真正的实力,《纲丝一家亲》可以说达到了一个新高度。

郭德纲的快乐你没法想象,纲丝最想看的老郭经典语录

那些十几年的老纲丝,为何在郭德纲越来越火的时候脱粉了?

现在相声界有个叫马春然的人,其相声水平说得过去,也有名师师承,位列相声明字辈。不过此人最大的新闻点并不是这些,而是他屡屡在网上和郭德纲以及德云社的粉丝产生冲突互怼,双方的用语堪称激烈和不堪入目。

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马春然曾经也是一名铁杆纲丝,他的搭档和好朋友陈溯也是,他们当年都是老纲丝大本营天乐票房的成员,只不过后来脱粉了而已。

其实,笔者何尝不是老纲丝的一员。记得当年电脑里就放两种娱乐性质文件,一种是张靓颖的歌,另一种则是郭德纲相声的音视频,很多都是珍藏版,2004-2005年的天桥乐剧场录像,RMVB的格式,十几个G的容量,现在打包出去卖估计都能挣一笔。那时候也干过热血的事情,这天突然想听小剧场了,坐当天晚上的火车去北京,第二天下午找黄牛买票,晚上钻进天桥乐剧场笑几个小时,赶当晚的火车回家。整个一个丐版的梁朝伟伦敦喂鸽子。

那时候看郭德纲商演票还算不难买,网上订票,提前坐飞机过去,就住在商演场地旁边的酒店,准备好礼物,郭德纲一出场就往上递,他就哈腰接,离老郭那桃心儿脑袋最近的时候伸手就能摸到。可是,当有一天郭德纲来到笔者所在城市搞商演时,周围几个爱听相声的朋友都去了,笔者却没有去的想法,可能那时候笔者就意识到,这就是所谓的“脱粉”吧。有人问笔者对于郭德纲的看法,笔者的回答就是:爱过。

那么,老纲丝脱粉,到底是因为郭德纲变了,还是因为粉丝们变了呢?慢慢聊。一、老纲丝逐渐脱粉的时间段按照笔者的了解,老纲丝们是逐渐脱粉的。其实在郭德纲到处打官司打嘴仗的2006-2009年这个时间段里,老纲丝们并没有多少脱粉的,但是也没有多少在网络上站队郭德纲的,因为老纲丝们基本上不爱参与这种乱糟糟的事情。

比如2006年郭德纲和杨志刚以及汪洋打官司的时候,各种娱乐新闻连篇累牍报道,某浪甚至还出了专版,笔者基本上只看两眼从不参与争论。说到底,老纲丝的特点是,听的是活儿,不是花边儿。对侯宝林、刘宝瑞、马季这些大师们同样如此,很少有相声爱好者去关心他们相声之外的非相声类新闻。

应该说老纲丝们大规模的脱粉还是从2011年开始的,然后到2016年以后老纲丝更是所剩不多,等到张云雷等人走红,老纲丝们应该说已经是绝大部分完成脱粉了。巧了,也是在这个时间段,郭德纲提出了“德云社势必要淘汰一批欣赏水平比较高的观众”理论,也就是说老纲丝的脱粉,郭德纲也是心知肚明的,只是换了一种说法,把被动的“脱粉”换成了主动的“淘汰”。二、老纲丝脱粉的原因说起来,老纲丝们之所以慢慢脱粉,当然不是一句话能说清楚的,概括一下,大概能列出四个具体原因来:1、郭德纲相声水准的下滑如果以十几年前郭德纲的发展趋势看,他无疑会成长为像马季一样的现代相声大师,应该说那时候没有几个不喜欢郭德纲的相声爱好者,他传统活儿地道,口风好,现代相声也很接地气,可以说自从姜昆的《着急》和奇志大兵的小人物系列相声之后,郭德纲是我国相声界又一位作品贴近生活的相声演员,这也符合马季先生的一贯主张。那时候的郭德纲真是如李寅飞所说玩儿了命一样在说相声,他玩儿命说相声,当然老纲丝们也玩儿了命一样喜欢他。

但是,也许是过多的场外因素影响,也许是人一红心就变,从2007年开始,郭德纲的相声慢慢有了三个变化。一个是碎片化,无限的拉长垫话,让一个整块活儿变得稀碎,相声不像相声,脱口秀又不像脱口秀,笑话也不叫笑话,或者叫聊天更合适。另一个是重复,无数次重复老段子,再加上揉进去一些网络笑话,让他的很多相声变得高度雷同。不信你试试,不听报幕,光听垫话,你都听不出这是哪段相声来,大部分相声的垫话都是无数次用过的。

这种重复不是不能有,但是量变会产生质变。还有一个就是不得不提的三俗,在郭德纲刚成名时,他那些三俗的小笑话权当相声里的小呲牙,无伤大雅。但越到后期,郭德纲相声的三俗成分越高,不仅有荤口,还有脏口,这玩意儿少了是小呲牙,多了就牙碜,再多就真得屏蔽了。不信你可以试试,听听郭德纲前期的相声和后期的相声,看看哪一时期的适合给未成年人听。

于是有人开玩笑说,郭德纲现在的相声得分级才行。2、深入了解相声的“副作用”挺有意思的一个原因,如果你是一个相声门外汉,当你喜欢上郭德纲时,你听到他讲那么多的相声历史和常识,你会觉得特别有意思。你听到他对相声同行尤其是一些成名的相声名家的吐槽,你会觉得特别过瘾。

尤其是你再看到一些关于郭德纲成名历程上的“磨难”,你甚至会义愤填膺。但是,如果你一直停留在这里对你来说未必是坏事,因为你越是深入了解相声,你越会发现很多东西和郭德纲说的并不一样。比如相声行业的历史,所谓“太平歌词”就是相声本门唱,不会唱太平歌词连整份儿钱都拿不了,这是真的吗?等你真了解了相声历史你会发现,郭德纲说的并不准确,他其实只是为了给德云社打造太平歌词的品牌而已。

比如那些对相声同行的吐槽,他们真的只会一段相声,上台只会歌颂不会逗笑甚至念对口报纸吗?当然不是,很多老纲丝都是从老先生听到马季姜昆再听到牛群冯巩最后到郭德纲的,那些郭德纲抨击的相声演员水平怎么样大家心知肚明,绝不是他说的那样。比如郭德纲一路上的那些“磨难”,真的都是其他人的错,都是其他人在打压他吗?事实上有很多郭德纲的历史都被人为过滤了,他那些遭受的“打压”除了事出有因的,更多的则是查无凭据。最简单一件事,那么多德云社的创业元老一个个全都离他而去,难道全都是别人的问题?新粉丝不知道,老纲丝可是门儿清,毕竟大家都是看着曹云金等人从小孩成长起来的,小舅子才来几年啊,他知道什么。就因为老纲丝知道的事情多,懂的事情多,所以在很多事情上对郭德纲的说法和做法都难以苟同,尤其是在郭德纲给北京卫视已故台长去世贴喜字和过分对待曹云金这两件事情上,在老纲丝眼里,北京卫视也是郭德纲的恩人之一,李鹤彪打人事实也是无法否认的,德云社甚至还专门公开道歉过。

曹云金关键时刻也没有落井下石。有些事情,不能把所有板子全打在对方身上。3、良莠不齐的徒弟实事求是讲,郭德纲的徒弟里岳云鹏算是不错的,相声水平算不上多高至少也算有特点,所谓贱萌并不是黑点,以前文字辈老先生里也有类似风格的,只是不这么叫而已。

对于郭德纲捧岳云鹏,公众普遍是赞赏的,老纲丝也没有多少反对声音。问题出在郭德纲后来捧的一些徒弟,张云雷、张鹤伦、烧饼、孟鹤堂、张九龄和秦霄贤等人。这些人别说跟曹云金他们比,就算跟岳云鹏比都是差了很多,这些人的相声基本上都可以归类为洒狗血范围,嘴里没有买卖,多数都靠着其他方面剑走偏锋。你说郭德纲相声碎,这些徒弟的相声更碎,你说郭德纲相声三俗,比起有些徒弟来郭德纲的相声简直是文明到家了。

说句不客气的话,岳云鹏之后的这些郭德纲徒弟,大部分对相声行业的发展起到的作用都是弊大于利的。与此同时,德云社内部的李云天、刘鹤春等人偏偏得不到力捧,这样的现象只能说明德云社在相声和商业之间选择了商业,郭德纲的相声守墓人角色逐渐消失。反倒是于谦的徒弟郭麒麟让老纲丝们颇为欣赏,这孩子虽然重心不在相声上,但其相声水平却一天天见涨。

唉,我们只能理解老郭这是让徒弟挣钱,让儿子成器。4、极端的粉丝老纲丝们的欣赏水平和现在的德云女。

郭德纲的快乐你没法想象,纲丝最想看的老郭经典语录

郭德纲2005年厚积薄发,经过多个媒体的报道,尤其是凤凰卫视专题片的介绍,终于从半地下走入了发展的快车道。 2005年到2010年,也是钢丝们最快乐的时间段,老郭当时下了力气,单口对口,传统新编,信手拈来就是金句;惹出的争议也是在相声乐与不乐之间的雅俗之争,回过头来,可以发现,老郭当时创造了不少妙语。

1:“大爷,美国怎么走啊?”“那谁知道啊……问村长去!” 2:您大点声不费电! 3:待会儿散场都别走,吃饭去——谁去谁掏钱。

4:相声好啊!抨击丑恶,藿香正气。 5:老先生留下来的传统相声总共有一千多段,经过我们演员这些年不断地努力吧,到现在,还剩四百多段了。还有三百段不让说的,还有100段是有冲突的 。 6:多听相声说明你爱国。

我们街坊有一孩子,会七八国外国话,什么英语、日语、韩语、南斯拉夫语、北斯拉夫语、西斯拉夫语……反正跟八国联军坐一块儿对着骂街他能不重样!跟他说你听听相声去吧。“不去!听不懂!”法律不管我早打死他了!会七八国外国话相声他听不懂! 7:住的房子千疮百孔,一下雨算要了亲命了:外边小雨屋里中雨,外边大雨屋里暴雨,有时候雨实在太大了,全家人都上院里避雨去。 8:你要舍得死,我就舍得埋。

9 :大伙是愿意听啊,是愿意听啊,还是是愿意听啊,我决不强求。 10:这哥们儿抢了银行开车就上了北三环。下午五点半!警察到的时候在路上堵得正瓷实。

11:你无耻的样子很有我当年的神韵。 12:啊?你不知道我?我艺术家啊!我都艺术家一个多礼拜了。 13:郭德纲:帝哥,我希望天下和平,天下百姓们安居乐业,国泰民安,没有战争,行吗,嗯? 上帝想了想,这难点儿,咱实话实说啊,我没那么大能力,真的真的,兄弟我不是驳你面子啊,我也不跟你说别的,你换一样行吗?咱商量商量别的。

我一摸身上带了一张于谦的相片,帝哥,你看看这个,这是我师兄弟,他叫于谦,长得挺寒掺的,搞不上对象,你给他变漂亮点儿吧。 上帝:还是说说世界和平那事儿吧 郭德纲:哎,你怎么把相片撕了啊?你不同意归不同意,撕了干吗,我还留着避邪呢! 14:家里有钱,开一13开门的卡迪拉克。一听声音就知道是好机器,德国进口的,“突突突突”。哦,三蹦子。

一开起来,半个北京城冒黑烟,交警直冲您喊:“孙长老,收了神通吧。” 15:从今儿起,我吃龙虾再也不就饼了。 16:手榴弹要是一块钱六个,我先扔你一百块钱的,法律要是不管,我早打死你了! 17:这小伙子长得,把脸挡上跟个演员似的…… 18:好么!这飞机跟大发一样, 还带摇玻璃的!......坐大发、 夏利不给报 ......天津没大发了 ,都倒腾美国去了 ......飞到美国走了半年加了4万多回油 。 19:郭:怎么办啊?我太有钱了。

都不知道怎么花了。哎?!于谦,要不我包你吧! 于:包我?! 郭:啊...不是...咱再有钱也得挑挑长相儿啊! 20:寿星老:玉帝玉帝!~有点事. 玉皇大帝:怎么了寿星? 寿星老:您有榔头和钉子吗?借我使使.我的梅花鹿把栏杆给咬坏了. 玉皇大帝:寿星,让我怎么说你,那鹿你骑不要紧,你得喂呀!~ 21:郭德纲:一来就接了个好活儿,盖一个70多米的烟囱! 于谦:还真不错! 郭德纲:起早贪黑把活干完了,人家来一验收,死活不给我们工钱! 于谦:质量不行? 郭德纲:把图纸拿倒了,人家让挖口井! 22:郭:哎~~~!曾经有一个赚钱的机会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没有珍惜。机会过去了,我追悔莫及,世界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假如上天再给我一个机会的话,我希望跟那个村长说:我愿意去。

假如非让我在那工资前面加一个限额的话,我希望是:400元。 23:天冷了,给你寄了件大衣,邮局说太重,我就把扣儿铰下来放口袋里了,你自己缝吧 24:巴黎...巴黎有个动物园你知道么...动物园对过...哎...动物园对过有个卖衣服的...你不能说你买衣服...你得说要货... 25:――文顺,拿的什么? ――我不告诉你我带的是煮鸡蛋。 ――给我吃。

――不给……你猜,猜有几个。 ――我猜出来你给我一个。 ――……你要猜出来我把这两个都给你 ――…………想了半天,5个吧? 26:――是一假牙 ――赶紧扔了吧。

――别扔啊,多可惜。 ――怎么呢? ――栓上个小棍儿,当痒痒挠儿。 27:“今天说的这故事啊,离现在不远,家里有老人的可以回去问问——在春秋战国时期啊……” 28:9014航班,由打西直门开往大兴黄村,票价5元,请您登机。你说这多有意思。

乘务员站那儿得喊,快上快上有大座儿,有大座儿。保你有大座! 29:某某降生,他父亲病倒了,回到家之后,他母亲最不容易。这边儿是丈夫,这边儿是孩子,都得管。

给这边儿喂喂奶,那边儿喂喂药,喂喂奶,喂喂药。喂喂药,喂喂奶。他爸爸特壮,这孩子吃错药了。 30: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医院,……肠子都断了还不去医院!……我是篡改唐诗宋词第一高手。 31:守法朝朝忧闷,强梁夜夜欢歌,损人利己骑马骡,正直公平挨饿。修桥补路瞎眼,杀人放火儿多,我到西天问我佛,佛说:我也没辙! 32:“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我叫郭德纲。

人来的不少啊,我很欣慰,感谢各位的光临。待会儿散场都别走,吃饭去。谁去谁掏钱。。

郭德纲的纲丝门为什么老咦

我记得听老郭说过,“噫”这是天津的方言。 是天津观众表达好方式。

关于“噫”声叫好溯源 近日屡见众多相声听友发贴询问“噫”声叫好的来历,才得知原来这一习惯已经深入人心。

且在聆听天桥乐演出录音时,经常听到现场观众以此调动气氛,抒发感情,郭德纲在舞台表演时也曾借用过,效果非常好。始觉有义务把这一“噫”式叫好的来历与诸位共享,对这一叫好方式正本清源一番,也顺便重温一下很多值得自珍的往昔回忆。 兄弟今年已近三十四岁,自小经常出没于天津劝业场五楼,观看天津市实验曲艺团的相声大会,同时常随爷爷去和平文化馆听姜存瑞先生的评书,后来改由刘立福先生说《聊斋》,兄弟也有幸躬逢其盛。当时的剧场里,除了平常的鼓掌和笑声,还没有 “噫”声叫好的出现。

八十年代后期,天津兴起了一股曲艺复兴的热潮,名流茶馆成为天津市曲艺团演出队和几个民间曲艺团体的演出场所,长寿园和大伙巷则由杨凤杰、康俊英等演员演出。逐渐地,刘洪元与廉月儒等老艺术家也应民间曲艺演出团体的邀请,轮流在各处巡演。兄弟初入大学,闲暇时经常陪同父母到各处观看曲艺表演。

当时的观众群绝大多数都是老年人,叫好的方式也是传承旧习,以“好!”和“嘿!”为主。 九十年代初期,南市口上的中华茶园落成,成为天津市曲艺团演出队的固定演出场所。一次,父亲的一位老友约父亲和我去中华茶园看曲艺,特别提到有一位观众有一种极其吸引人的叫好方式。

此君极喜爱刘派京韵,因此叫好多集中在张秋萍老师的节目中。兄弟就是带着一种好奇去看的演出。前几场节目,观众的反应很热烈也正常。

到了刘秀梅的单弦结束的时候,只听到一声嘹亮悦耳的“嘿噫!”声从后边传来,不禁令人一振!循声看去,叫好的人坐在后排的右侧,是一位四十出头的先生,方面大眼,短分头,穿着非常普通规矩,说话声音也不大,一望而知是性格非常内敛的一个人。当天的演出是张秋萍老师攒底,非常吃功夫的《赵云截江》。果然,唱到最后的甩腔时,一声更加响亮的“嘿噫!”又响了起来。当张老师返场时,兄弟就格外注意那位先生的举动。

偏巧当天的返场节目是非常要好的《风雨归舟》。临近结尾时,只见那位先生闭目吸气,兜紧丹田,随着板一声响遏行云的“嘿噫!”冲口而出,尺寸极其精准,实在是太过瘾了。“嘿”字出口,满宫满调,尤其与众不同的是,收声归韵落在“i”上,拖腔很长,却越发响亮,实在是神完气足。 自那以后,兄弟在陪父母看演出时,经常能够听到那声悦耳嘹亮的“嘿噫!”声,过瘾但从无喧宾夺主,引人不快之感。

一是由于此君嗓音清脆,正宫调的弦,二是因为他的叫好一听而知是方家所赏,全都叫在掯节上,非常令人有知音之感。关于这一点,凡是珍藏有当年张秋萍老师现场演出录音的朋友,都会在临近末尾时听到那一声喝彩,不妨自己鉴别评论一下。此外,此君全无哗众取宠的意思,永远坐在后排右侧,且一次演出中绝不多喊,点到即止,因此欣赏者众,却从没有抱怨的,有时甚至给人以不听不快之感。观众在台下甚至可以看出,有时就连张老师在台上都故意等着那一声知音的喝彩呢。

可以说,兄弟之所以常去看市曲艺队的演出,除了对舞台上艺术的欣赏之外,实在也是有些欣赏那一声另类叫好的缘故。在我的回忆中,那一声“嘿噫”几乎已经成为茶馆回忆中的经典。 说它经典,应该说不是谬赞。

它确实具有“经典”必须具备的不可复制的特性。兄弟也曾亲耳听到有的人在茶园里模仿他的喝彩声,水平实在是不敢恭维。平心而论,那样的嗓音,那样的理解,还有那样的真诚,别人是很难兼备的。

大家为了拖住后面的“噫”,就顾不得收声归韵,往往把前面的“嘿”声省略掉,变成了比较难以理解的“噫”了。所以我父亲曾经笑说,此君来听节目,定是事先在家喊过嗓子的。 后来,随着我工作的繁忙,去园子的时候越来越少了。即便去听节目,也往往是以欣赏刘、阚、李、廉、张等老先生们的单弦为主,也就很少能听到那声峻拔悠扬的喝彩声了。

听父亲和叔伯们讲,那位的叫好声逐渐少了,还戏说此君怕是“倒仓” 了吧。兄弟想来,可能是随着年龄的增加,嗓音、气力和激情都不复当年了。 一晃到了九十年代中期,一次我陪李老先生和我师薛宝琨先生去中国大戏院观看“津门曲荟”的一场演出,在一段节目的结束时,居然又听到了久违的那一声 “嘿噫”!听声辨位,他应该仍然坐在二楼的右侧。

使我惊喜的是,喏大的中国大戏院,那一声彩声竟然依旧是贯满全场!当时我就想起我的祖父对我讲的,金少山在“中国”演出,一进场就觉得他在你耳边高唱的感觉。坐在观众席上,又没有麦克风等音响设备,这样的嗓音,似乎比金老也差不了许多。不过,自那一声以后,直到终场,就再也没有听到他再次喝彩。到现在为止,我再也没有见过他,那也是我最后一次听到那种荡气回肠的“嘿噫”。

几年前,兄弟重新拾起荒废已久的爱好,再次回到剧场茶馆,看“众友”相声队的相声大会时,才发现众多年轻的爱好者朋友依然继承着对那位不知名的听众的模仿。不过很可惜,喝彩声已经由当初的“嘿噫!”讹传为简单的长腔“噫!”了。 去年十一月五日,再次去中国大戏院观看郭德纲相声演出,中场休息的时候,发现自己两次不自觉地抬起头,向二楼右侧的方向望去,听到的只有一片嘈杂。

那个高亢激荡的喝彩声终于成为绝响,而那位已经从茶园里消失的普通听众,知道他的人应该也是寥寥无几了。

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注重分享,被刊用文章因无法核实真实出处,未能及时与作者取得联系,或有版权异议的,请联系后台,我们会立即处理,本文部分文字与图片资源来自于网络,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立即通知我们(管理员邮箱:namisc@163.com),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谢谢!
-- 展开阅读全文 --
头像
无限穿越的伪娘电子书txt全集下载
« 上一篇 2023-01-17
黄晓明和赵薇拍的一个电影叫什么
下一篇 » 2023-01-17
取消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

动态快讯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系统获取,无需修改